提到擔任一壘手的條件,首先想到的多半是守備不見得好但是打擊一定要強,尤其是長打能力。因此傳統一壘手多半人高馬大,速度雖不快,但打擊成績往往是全隊最耀眼,而且是一季能轟出三十發以上全壘打的重砲手。從史上最偉大的一壘手賈里格(Lou Gehrig)、傳說中大聯盟商標就是以他打擊姿勢當作樣板的另一位名人堂成員基勒布魯(Harmon Killebrew)算起,一直到前幾年入選的「重傷害」湯瑪斯(Frank Thomas)、生涯612發全壘打(史上第八)的湯米(Jim Thome),以至於未來也定將獲選的天使一壘手普荷斯(Albert Pujols)無不符合以上的定義。

 


 

然而這樣的形象在最近幾年內有了不小的變化。更明確地說,一壘手的「產能」正在嚴重下滑。在1994年到2009年的26年間,一壘手的OPS總平均年年都在.800以上,遠高於其他位置。但自隔年開始九年之中竟只有一年能超過八成。最近一季的.760則是26年來的次低紀錄——僅次於2014年的.745。尤其今年美聯一壘手的成績更已低落到「令人髮指」的地步。美聯一壘手OPS榜位居第一的克隆(C.J. Cron)竟只有.816,這成績如果轉到國聯甚至只能排第八;如果不區分野手位置更只排第49名。諷刺的是,轟出30發全壘打創生涯新高的克隆上週才剛被光芒指定轉讓(DFA)。換句話說,認為克隆並非無可取代的光芒寧可省下區區五百萬美金年薪,也不願多花力氣跟他續約或進入薪資仲裁。

位於「高端」的克隆表現如此,成績探底的一壘手們更是「今年的我,沒有下限」。眾所周知,金鶯一壘手戴維斯(Chris Davis)今年差點成為史上貢獻度最差的球員。前文提到的普荷斯也不遑多讓,已經連續兩年WAR是負值的他上季擔任一壘手時OPS只有.639,但因天使要讓大谷使用DH位置,又不肯讓這個未來三年還有8700萬美金年薪要領的「沉沒成本」坐板凳,以至於又老又傷的普荷斯還是硬扛了70場一壘。至於國聯成績最爛的洛磯一壘手戴斯蒙(Ian Desmond)同樣是連續兩年WAR出現負值(-0.8及-0.7)。不過這幾位一壘手遠比克隆幸運得多,因為球員生涯已至遲暮之年的他們都老早就拿到一份天價的養老肥約,需要傷腦筋的不是他們——而是被他們薪資卡死的球隊。

 


洛磯一壘手戴斯蒙本季雖然達成第5次20轟+20盜成績,但打擊率跟上壘率實在是越來...
洛磯一壘手戴斯蒙本季雖然達成第5次20轟+20盜成績,但打擊率跟上壘率實在是越來越低迷。


 

傷腦筋的還不只這三隊。既然各隊一壘手普遍不爭氣,需要補強這位置的強隊當然所在多有,例如剛打完季後賽的太空人、洋基及印第安人,以及明年打算捲土重來的雙城等二線球隊。但今年冬天可能取得的一壘好手也屈指可數。首先自由球員中只有剛被費城人釋出的包爾(Justin Bour)及重返紅雀的亞當斯(Matt Adams)還算「是個人才」,但這兩位球員季中轉隊後都陷入嚴重低潮,來年能否重拾過往的打擊火力也無人敢打包票。

其次像內外野七個守位兼修的岡薩雷茲(Marwin Gonzalez)及老將墨菲(Daniel Murphy)都是可以擔任一壘手的工具人。但這兩位上季表現也都不如往年,而且就算表定由他們出鎮一壘,簽約時也勢必要付出比照其他守位或工具人的價碼,對球隊高層來說並不划算。至於有可能成為交易人選的一壘手像是巨人的貝爾特(Brandon Belt)、教士麥爾斯(Wil Myers)以及藍鳥的史莫克(Justin Smoak)個個都是比下有餘比上不足,還不足以受到強隊青睞的二線球員,只能當作聊勝於無的備胎。於是乎響尾蛇明星一壘手高史密特(Paul Goldschmidt)才會變得如此奇貨可居,成為目前交易市場上詢問度最高的一壘手。生涯只守過一壘一個人次的超級自由球員哈波(Bryce Harper)也才會在超級經紀人波拉斯(Scott Boras)的「刻意操作」下,出現有可能改守一壘的傳聞。

 


目前真正搶手的一壘手就是響尾蛇的高史密特,2019球季就要進入他合約的最後一年,...
目前真正搶手的一壘手就是響尾蛇的高史密特,2019球季就要進入他合約的最後一年,響尾蛇很可能會把他交易出去。 

 

一壘手表現之所以大不如前,其背後有多種因素的交互影響。一方面在進階數據極度受到重視的現代,利用UZR、DRS及大聯盟官方的Statcast數據,守備表現已逐漸得以精確量化。球隊高層能夠更精準地評價各個守備位置的野手整體表現,也就不願意像過去一樣投注過多資源在培養、獲取只能打擊、守備卻不夠看的一壘手身上。也因此只有年紀漸長,或是在小聯盟階段就確定守備能力不足以勝任其他位置的野手,才會被「發配」到一壘位置。但與此同時,改守一壘的老將打擊能力也會隨年齡逐步衰退。而且近年來球隊高層從發掘球員階段開始,就十分注重野手能否具備攻守俱佳的條件,能夠純靠打擊升上大聯盟的新秀已經成為少數。結果就形成原本特別著重打擊的一壘位置,如今成績卻反倒不如其他野手的奇特現象。

自2010年瓦托(Joey Votto)拿下國聯最有價值球員後,已經連續八年兩聯盟MVP不見一壘手的身影。像過去普荷斯、卡布雷拉(Miguel Cabrera)那樣全盛時期打擊成績冠絕群雄的一壘手已不復見。凡此種種,都顯現出一壘手的日漸凋零。在這個凡事都講求多工的時代裡,優秀的一壘手或許會更加變得有如鳳毛麟角。

 


【轉載自聯合新聞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