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L電子大老爺兩次抗疫都有她 「那一年我們紅著眼眶寫好的遺書」 | 大老爺娛樂城部落格 亞洲現金版首選
APL電子大老爺兩次抗疫都有她 「那一年我們紅著眼眶寫好的遺書」

APL電子大老爺兩次抗疫都有她 「那一年我們紅著眼眶寫好的遺書」

娛樂城裡的老虎機遊戲中獎率最高APL電子大老爺正式上線!!

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護理部副主任張丞淯17年前是對抗SARS護理人員,如今也在職場對抗新冠肺炎,比起當年資訊不透明,因為無知造成恐懼而遭到外界排斥,甚至曾含淚寫下遺書,她說,現在「真的幸福很多」,這次社會各界給她們暖暖的愛,讓第一線醫護人員有堅強後盾勇敢前行。

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護理部副主任張丞淯(左二),深夜從機場接回武漢包機的台商,進駐蘭陽檢疫所。


17年前4月24日,和平醫院因為多人染SARS封院,張丞淯才是剛當2年陽大附醫的APL電子大老爺菜鳥護理長,大家聽到封院的消息相當震驚,馬上有該院部門的護理人員嚇到要遞辭呈,「阿長,我是不是不能回去了?」張丞淯說,面對同仁疑問,其實她自己站在第一線也害怕,但當下意識到醫療體系不能垮,首要工作保護同仁並安撫大家情緒。

「很多時候是因為無知、不了解而產生害怕」,張丞淯說,當時社會氛圍不像現在,附近里鄰長擔心空氣中有病毒,群起抗議醫院收置疑似病人;她們被貼標籤化,外界不敢送便當去醫院的「那個樓層」,吃泡麵餅乾終究不是辦法,後來請別樓層的同事代訂便當,送便當的人用塑膠袋包著收下她們的錢,「覺得連錢都是髒的」。

外科病房「那個樓層」有6張隔離床,以前專收肺結核病人,第一次改收疑似SARS患者,後來宜蘭有一起確診案例,張丞淯與部分護理人員上班都帶著行李箱,隨時要有被染煞隔離的準備;她甚至與另一位有家庭小孩的護理人員做了最壞的打算,兩人都同時寫下「遺書」偷偷放行李箱,交代家人萬一發生不幸。

醫療物資只有N95口罩,防護完全不夠,中央忙亂無瑕顧地方,也沒給物資援助,她們用APL電子大老爺釘書機跟投影片自己動手做護目鏡與隔離衣,隔離衣不足無法單一使用後拋棄,必須清洗後重複再用,比較現在中央充份供應第一線醫護人員防護物資,「真的幸福多了」。

當時社會氛圍是恐慌大於支持, 資訊不夠公開,她們也無法去問清楚狀況,很多防疫作法都自己摸索的,「台灣也在那一年學到很珍貴的寶貴經驗,以後每年都做演練,掌握每個防疫細節都很重要」,以致於她們現在只要聽到傳染病疫情,都會有敏感度,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

這次張丞淯負責第二波武漢返台包機,上午接獲通知勤務,中午告訴家人「要出任務,凌晨才會回來」,父母看了電視知道她去了機場接送台商入駐檢疫所,雖然APL電子大老爺飛機因為台商層層檢疫延誤四個多小時,但前置作業有條不紊,預先分車號、分房號,剪報影片說明入住需知。

「穿起白色制服,護士魂就上來了」,陽大附醫院院長楊純豪說,第一線護理人員被分配到任務,沒有人說「不」,也沒人抱怨,義無反顧冒著風險投入工作,甚至以能夠在第一線參與抗疫之戰為榮,讓他十分感動。

楊純豪說,防疫醫療也有人性關懷,檢疫所裡有人生日,醫護人員畫了APL電子大老爺卡片送禮物慶生,「出關」離開檢疫所時,有人以書信與卡片寫下感謝抗疫英雄,揮別之際,溫暖醫護人員的心,也紅了眼眶,「這次我們相信國家,也相信社會是團結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